駐村時間:2018.06.09

​展覽時間:2018.06.11~15

​駐村藝術家:

公路駐村計畫

國道一號:中山高速公路  National Highway No. 1

全長374.3公里,1971年開工,1977年全線通車。

最北端為基隆市獅球嶺,最南端為高雄市新生路。

共有6個休息站,86個交流道。

速限為60~110km/hr。

img140.jpg

Artist

​張吏爵

駐村計畫:

2018年四月,國道發生重大事故,一名貨車司機撞死兩警,原因曝光後直接從熱門新聞報導消踪匿跡,同月有一群人不用工作,月領五、六萬,因為退休金要少幾千塊而在凱達格蘭大道造反。

 身體就是創作,喝過的水分,昇華為尿液,利用尿液的光澤來展現時間軸。

img111.jpg

Student

​薛冰怡

​駐村計畫:

通過車體內的鏡子與玻璃——這些能被光穿透及反射光的載體上的影像

來召喚我們在駐村過程中的“此時此地”。

這些影像都在我駐村的過程中捕獲,它們很多是關於我與別人的目光對視,或是我視角里的空間關係過異空間並置去讓觀者與“過去的此時此地”連結。

螢幕快照 2019-11-01 上午5.31.40.png

Artist

​李卓媛

駐村計畫:這個駐村像是一趟沒有目的旅程,目標只是經驗過中的旅程,走馬看花國路一號的風景,或許這該是每一次旅程的心境。想製作一個火柴盒針孔相機在駐村途中拍照,會以幻燈菲林來製作,最後以一條完整的菲林來程現這一趟沒有目的旅程。過程中,不太會知道會得到什麼,只有旅程過後回首才能明暸。(或許也是的放下香港的工作,來台北駐村的感覺。)

最後會以車作一個「燈箱」來展示這趟旅程的發現。

有限的空間中進行無限的創作,空間的移動來帶動時間的延展。但車體內空間是並未移動的,勞動過程、情感碰撞,所產生的能量,都一直是存在於展覽的物件上,也是我們四人共同創作的結果。 藝術家也是策展人也是領航員,帶領藝術家由北到南由南到北,進行國道一號的駐村計畫,明確的任務性執行,美感以及情感的分享,國道一號是台灣第一條高速公路,首輛藝術駐村的車輛由北到南由南到北的這一個循環,象徵台灣藝術的推進像血管輸送紅血球一般維持台灣藝術的生命。 展覽品,是載具,承載的是藝術、展覽、作品、藝術家、策展人透過公路上的運輸所產生的搖晃而撞擊的結果。

 

張吏爵談〈公路駐村計畫〉

冰冰認為影像不能完全複製此時此刻,但卻能召喚此時此刻的回憶。她希望用作品把這趟公路旅程與她跟車上藝術家的關係以玻璃和鏡子去重現。 她所要呈視的是一種「雙重的觀看」, 觀者以有限的角度去觀看車箱內於公路上所發生的,同時進入了一個「被觀看」的空間。她喜歡以凝視去表現她當刻存在與感知。

李卓媛談〈召喚一種此時此刻〉

只有一天的時間,從早到晚,我們穿梭在國道一號的馬路上,用一台基本的Lomo 底片相機,盡力在車子移動時抓住一根筆直的路燈。 這次公路駐村是我在台北藝術駐村中一個短暫且突然的抽離。在公路高速移動,我想捕捉靜止的路燈,努力去做一件徒然的事。

薛冰怡談〈我努力在公路上捕捉一根筆直的路燈〉

  • Instagram

©BY 2 DAYS STUDIO